死,大麦若叶青汁,本田圭佑

admin 4个月前 ( 03-14 04:03 ) 0条评论
摘要: 作者:刘黎平吴三大,长安人,本名培基,号长安憨人,癸酉岁生。三大幼而好书,某日,于公见三大书,抚其背曰:“此子有材,当成大器”。...

作者:刘黎平

吴三大,长安人,本名培基,号长安憨人,癸酉岁(1933)生。祖父亮臣,靖国军扶饷监,长于书,与于右任为友。

三大幼而好书,某日,于公见三大书,抚其背曰:“此子有材,当成大器。”

少长,事王正基习书,事苗子健习画,先学柳,后学颜,至于魏碑。

天下更始,神州气新,三大恰年少,随我师入高丽。

某夕,大帅贺龙至大道,见一巨碑,上书“祖国万岁”,颇有岩上长松之像,然似隶似篆,常人不可识,乃曰:“此字何人书?”

军中曰三大所为。贺帅谓三大曰:“尔之书甚佳,然苦于难识,小子志之,当为苍不思议迷宫贵族烛台生书。”三大感激,曰:“诺”,遂以贺帅之言勉之终生。

又某日,彭帅大将军亦召三大至麾下,语众将曰:“此子大才,当周全栽培,嗟乎,真所谓大兵书法家也”。军中遂以此名之。

三大机敏,虽未执戈前驱,然亦能禽敌。一夕,与火头军行山间,见加国兵卒二,时无戈矛,乃以横木为枪,叱喝慑敌,禽而归,立功。

朝鲜战毕,先欲负笈陕师大,复以郡县命,入陕西人艺。

三大亦能为才子梨园笔墨,亦能粉墨登场。然不急浪的终航废书,每有暇,则握管铺宣,朝夕不辍。

所谓书法,虽曰人力得之,然亦由自然造化也。三大好观云,每至于朝朝暮暮,则徜徉于野,沉心吸血鬼学姐于浮云,知其舒卷;又好人间诸事,或观耕凿,或睹弹织,或觌歌舞,以此悟字之起伏行变异灵动,有大得。

三大字佳,秦人皆知,求之者众,至于塞户。至西影为编剧,以帚裹棉,书“百家争鸣”于壁,如龙在前,观者大惊,厂长曰:“吴生能以棉花为字,壮哉。

彼时求字者不绝,三大无暇他事,笑曰:综英美正义路人“吾意在写戏,居然写字,西影雇一写字先生keezmovie也。”乃去。

此去,遂以书法终生。

三大既蓄关中郁郁之文,三秦煌煌之风,遂臻于至境,汩汩焉不可阻,荡荡兮岂能没,如秦王扫六合,虎视何雄哉,笔走宇内,龙行四海,秦陇西凉,中原甘陇,函谷内外,皆可见三大墨宝。

或书孙文祭黄帝,见其古也;或书长空西北航,见其高也;或书关中西安站,见其淳也;或书人民剧院,见尹琴其艺也。盖江河之北,太行东西,天地之间,空海之际,无不载三大之墨,诚所谓“长安无人不识君”。

且未拘于碑石匾额,又复见于影视梨园。有电影曰《西安事变》、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、《人生》、《红高粱》,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、嫂子视频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,观少帅黄春谷中正恩怨风云,泣征南将士杀敌保疆,感贤能少年坎壈际遇,慨高粱乡土雄猛壮阔,叹将军芟夷天下,荡气之时,高亢之际,有先生之字横亘其李卓玲间,则生色三分,壮气几许。擒蒋之事,高山之战,人生之悲,高粱之红,若无先生之字,其气则少衰。

嗟乎,先生之字,壮三秦之气,增关中之色。

三大既以书法为终生所从,郡府亦委任之,则矢力于斯,夙夜继晷,事终于成,庚申岁(1980),陕西省书法协会立,三大主其事。

初,贺大将军既以书法为苍生许三大,三大焉敢忘,数十载,无不念兹在兹,介介无休。凡为书,皆上能通圣贤豪杰之雅,下能达黎庶贩夫之俗,人谓之吴氏风。

天下有轻狂辈,好为怪书,丑书,以献媚为亲润,以耸诞父亲的图片为高深,三大则挽狂澜于歧路,以仓颉为宗主,不逸邪径赖俊健,不守固旧,故曰观三大至书,则知所归。

盖三大之成,非偶然也,地利也,天时也,其才也。

夫关中者,秦地也,居天下之高,扼崤山之固,其风也雄,其山也壮,其民也醇,其河也奔,积周秦之堂皇,蓄汉唐之雄阔,侠王若林骨毕庆堂豪气,四溢乎外,发而为书,故可观也。

三大既为三秦之子,承禀乎其前,又以其才拓其后。企扪颜柳,攀随右军,独出一径,乃成大道。

初睹其字,若危岩孤松兮,死,大麦若叶青汁,本田圭佑惊其冷森;再观其韵,若阳春煦风兮,安其和畅。科学上网vpn

不作雍容之态,无复轻佻之姿,温柔敦厚而柔行,绕指挥剑而徐拂。倚松挂壁,何其随意;破土裂石,何其峭崛。

墨法五色,丰润浑穆;线形错锋,博厚力深;方圆互存,丰力多筋;重逸相生,亦山亦龙。大文士贾平凹见三大之字,惊曰:“门上贴钟馗像逼鬼,家里挂三大字增勇”。

天下论书,则曰:舒同以圈胜,启功以线胜,三大以点胜。

三女虐男大亦长于丹青,尝为陕西书画协会顾问。 关中有小子曰张生,名战峰,好书法丹青,慕吴师久矣。其弱冠时,远瞻吴师,不得近言受教。

后入长安,见满城莫非先生墨迹,观之不已,跨越中国制造一步三顾,慨然曰:天下有如此奇字,如此奇人。

亦积缘所致,张生得近吴师,亲受教诲,尝嘘寒暖,问曰:先生无恙乎?吴师笑曰:甚矣吾衰矣。

戊戌岁,先生不能言,居医院,张生往问安,贻先生以花,先生以目视张生,不能言,张生则不忍言。

戊戌岁冬,先生往矣,年八十六,张生恸不能已,太史刘亦唏嘘,曰: 夫所谓大师者,非唯以妙法行世,乃以妙法传世,自成一统。先生尝曰:吾书法以自然成之,高天流云,稼穑耕作,凿石歌舞,皆为吾师。野龙生存技又百变马丁全集365集不以高深自限,必能行乎闾里,何以名其法哉?则曰“长安书天幕红尘电视剧全集风”也。当流布久远,不废江河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admin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engsuan88.cn/articles/160.html发布于 4个月前 ( 03-14 04:03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竞技宝_csgo竞技宝_www.jingjibao.com